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田勤俭

被访人:田勤俭(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 研究员)

采访人:周锐

 

实验场工作人员: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能够给地震学家们提供怎么的平台和帮助?

田勤俭:中国地震局建设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是要搭建一个平台。实验场的目的还是要提高地震科学水平。在实验场建设中,我们一定要考虑到研究所应当在其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其前提是要了解实验场里边的科学问题以及相关的学术动态,弄清楚需要做什么研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在建设平台的基础上,加大研究所参与研究的分量,需要从数据、重要问题或者一些重要方面,如地质构造、深部构造、地震活动、地震形变等去关注,都要有人参与。加大研究所科研人员的参与度,先得到一些实验场的基本东西或基本数据,现在基本结果是什么。这样对别人再做有很大帮助,至少我们自己要知道哪有问题。要充分利用研究所自身的力量,同时要让更多的人参与,也要更多从业务上介入,争取解决实验场本身科学上的一些问题。

 

实验场工作人员:您觉得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与川滇地震科学实验场的区别是什么?

田勤俭:主要是在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做的东西更多一点。实际上,真正难的还是原来关于地震预测相关的一些问题。其他问题,比如地震动,其实也不一定要在实验场做。实验场区域地震多,有可能抓住一个地震,更有条件解决一些地震预测相关的问题。虽然内容扩大了,还是应该多关注一些跟地震预测相关的关键问题。

 

实验场工作人员:您对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区域内最感兴趣的是什么问题?

田勤俭:主要是地震孕育本身的这些问题,比如怎么识别一个震源。怎么评价地震的危险性?还有才是监测和地震前兆的一些问题,宏观的一些问题。就说预测方面的,现在抓到了什么,能看到什么。比如,形变,现在能看到闭锁,一个单元不怎么运动了,远的地方还运动。这些的图像还没有一个地方真正能拿出来。像在实验场用什么样的设计能解决这样的问题。大陆内部有没有微震、慢地震,这些事件?看怎么监测、怎么证实有没有这么事件?地震预测相关的问题应该是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花大力气去解决的问题。

 

实验场工作人员:我们知道您是研究地震构造方面的,从您的研究方向角度,您关注什么具体的科学问题?

田勤俭:构造方面具体的科学问题有很多。比如,块体的旋转,究竟主要涉及到哪些东西。比如,旋转之后,红河断裂有没有发震能力?现在的运动方式和早期都不一样了,它的发震能力怎么样。旋转的东边界小江-鲜水河断裂带和西边那些东西,这些现象和地震的孕育发生有没有什么关系?还比如,丽江-小金河断裂中间的那个带,是什么样的结构?谁也没有搞清楚。现在虽然画了一条断裂,但是地震都是在中间发生的。红河断裂带究竟现在怎么变形,等等。应该建立一个结构的模型,构造内容只是实验场一个很小的方面。这些恰恰需要很多方面的人参与来提出具体的科学问题,然后再合作。

 

实验场工作人员: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进一步发展最需要解决什么问题?

田勤俭:先要找到问题,要找到具体的,可以实现的科学问题。然后,再一步步来解决,看能解决到什么程度。就像刚才我提的那些问题,西边界的问题、红河的问题等。要明确这些问题要靠什么设计来解决。像有的人提出很大的问题,但是这样的问题往往很难去解决,所以要提一些具体的,可以解决的问题。宏观的问题也可以提,要做一步问题,解决一步,也就是动态,光谈结构层面上的是解决不了,结构就只是一个基础,还是要把工作一步一步来解决。